追蹤
The Wind and the West Moon
關於部落格
PIXNET
  • 227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流星(六)-Shooting Star

他跟著散場的人群一起走下階梯。經過樓梯轉角時,他停下腳步,看著窗外的大馬路,以及對街的新光三越。手錶顯示時間已經超過11點,但外頭燈光依然耀眼。牆上,巨幅化妝品看板的女明星看著他,臉上帶著平靜優雅的微笑。他站在那發呆,直到意識到身邊已經空無一人,才快步離開樓梯間。

在穿越二樓與一樓間平台的那一瞬間,他似乎看見了Beatrice摟著一個男人的身影。雖無法確定是不是她,但他仍下意識地衝回二樓,穿越過打烊中的店家,往中間的電扶梯跑去。她只有可能在中間電扶梯,他們只有可能往那個方向走。他告訴自己。一面跑他一面思考著那是Beatrice的可能性。的確,Beatrice今晚拒絕了他看電影的邀請。但那有可能只是單純因為她家裡有事、先跟別人有約,或者就像她說的,今天上了一天班累了只想早點回去休息。而即使她跟另一個男人出去又如何?她本來就可以跟任何人約會、摟任何人的腰間,做任何人的另一半,而他毫無難過或拒絕接受的理由。但如果如此,又為何他會感到一陣緊繃?一邊想著,他看見那個身影出現在他眼前。他加快速度,跑到電扶梯的另一側。眼前的女人十分相似,但不是她,不是Beatrice。他用手扶著護欄,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喘氣,回憶著Beatrice說可能沒辦法那一刻,臉上帶著歉意的微笑。

回家的路上,他聽著Air Traffic的音樂。他一直搞不懂搖滾哪裡好聽,但既然他女友上一次對話時提到這張CD,他還是把它找了出來,試圖在其中找到自己喜歡的地方。一次又一次,他努力說服自己從女友的言談間找到好的理由,然後再根據這些理由去喜歡專輯本身。而如今,在經過無數的嘗試後,他只發現一小段歌詞能在他內心裡掀起波濤:

You're just....../You're too good to lose/ And I can't refuse/So don't make me choose/ Between the two/ And burn up in here/ In my atmosphere/ Don't you know who you are?/ You're my shooting star

回到家。丟下鑰匙。打開電腦。洗手。拿出前天喝剩的特價紅酒和杯子。連上網路。收信。打開MSN。他女友不在線上。他看了看BBS上的上線紀錄,幾個小時前。記憶中,她今天應該沒有課,但扣除時差,現在她仍不在線上。至少,他看不見她。信箱裡同樣空無一物,他看了看,最後一次上線是昨晚。昨晚他們有說到話嗎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他只記得昨晚他回到家已經一點多,她似乎有提及要跟教授Meeting的事情,但連他自己也不確定有沒有這麼一回事。打開電視,他一邊看早上洋基比賽的重播,一邊留意MSN上的好友名單。

今天過的好嗎親愛的?看見她上線,他急忙傳訊息給她。
普通。過了許久她回答。

有跟教授Meeting嗎?
有。
如何呢?教授怎麼說?
他說還要再修。
所以妳今年確定不能畢業囉?
應該是。
那妳聖誕節還有要回來台灣嗎?
應該會留在學校吧。
但我們不是說好要去玉山?
等我論文寫完好嗎?我現在寫不完根本不用說什麼其它的。
我知道,只是.......
只是怎樣?
沒事。那我聖誕節再找人一起過好了。
嗯,對不起。
沒關係。妳吃飯了嗎?
吃了,等我一下。

看著畫面上的文字,他一面喝著對他來說遠遠太苦澀且太酸的紅酒,一面等待著她的回來。電視上,洋基已經在延長賽裡輸了比賽。他轉到電影台想找片子看,但不是早已看過便是沒頭沒尾不知道到底在演什麼。他轉到新聞台,看著新閣揆的施政報告。

還在嗎?他重新傳訊息過去。螢幕另一端毫無回音。

他開始大杯大杯倒酒。原先還會學著進行的品酒程序現在完全省略,只是大口大口吞噬酒精,杯子裡沒了便倒新的,一倒滿便抓起來往嘴裡送。倒酒時用力過猛,某些灑到了他手上。他便把手背放進嘴裡,吸舔著。紅酒喝完後,他回到廚房,拿了冰箱裡的啤酒出來開始喝。漸漸地,他感覺自己的頭越來越沈重。他無意識地脫掉內衣褲,爬上床,倒在棉被上,還未洗澡便進入沒有夢境的睡眠中。旁邊桌上,電腦螢幕仍閃爍著一點一點的光芒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