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The Wind and the West Moon
關於部落格
PIXNET
  • 227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影評] 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Le Fabuleux destin d'Amélie Poulain

多數時候,電影看過即忘。事實就是,喜歡也罷、厭惡也罷,絕大多數的電影你很難在看過它兩天後,對它還有什麼很深刻的印象-彷彿它像Satie的鋼琴作品,寫出來就是為了當背景音樂,讓聽者/看者可以若無其事地埋頭做自己的事,偶一留神才注意CD已播完多時。

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完全不是這樣的電影。

"1973年9月3日,傍晚6點28分32秒,一隻每秒翅膀拍打14670的蝴蝶落在蒙馬特的聖文生街上。於此同時,無人撞見附近餐館桌巾上的兩支玻璃瓶在風神奇的吹動下舞著。於此同時,在巴黎9區,Trudaine道28號,5樓,Eugène Colère方從朋友的葬禮回來,正把逝者的名字從電話簿裡抹去。在那一刻,一個屬於Raphaël Poulain、帶著X染色體的精子,衝向他太太Amandine的卵子。九個月之後,Amélie Poulain誕生了。"

該怎麼描繪艾蜜莉的異想世界?最簡單的說,有些導演試圖要客觀地重建我們所處的世界,多數導演想要創造自己的世界,但鮮有人能像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導演Jean-Pierre Jeunet一般,讓觀眾徹底與他一起陷入他所看見的世界。從片頭的旁白開始,搭配辨識度極高的的開場音樂,Jeunet讓觀眾意識到,他所要訴說的,是一個結合了無止盡狂想、好奇心與獨一無二觀感的故事,透過他無以倫比的技術與說故事能力呈現在眾人眼前。在過去Jeunet一向以極度黑色幽默與出乎意料的劇情設計著稱,但在這裡他把他的黑色幽默與對生命的熱愛結合-就是因為熱愛生命,才會想要去捕捉每一個獨一無二的小細節,創造出一種截然不同的氣氛。無論是Amélie母親的死因、說服父親旅行的方式,或報復隔壁鄰居的小手段,艾蜜莉的異想世界既充滿狂想,卻從不會讓觀者感覺不切實際,而是用一種與眾不同的眼光去看這世界,去感受每一絲一毫的美好,並把它傳達給觀賞的大眾。Jeunet無疑是擁有幾乎炫耀的技術能力的:從運鏡、剪接到整個製作與說故事步調,扣除接近片尾時將步伐放輕放緩,他有本事讓電影以一種幾乎狂飆的節奏前進,卻無時無刻不充滿魅力、機智與感動,這除非第一流導演否則很難做到。更不要提似乎已成為大眾文化一部份的、Yann Tiersen的電影配樂。

而的確,在這裡的Audrey Tautou,也的確是如夢似幻。不再爭論她氣質與另一個Audrey(audrey Hepurn)是否神似、她是否真正具有演戲能力、她是不是有被定型的問題,只是單純地,享受那份從一開始猶豫到最後徹底擁抱生命的美好-一如片中看見光的眼盲老人。我喜歡她有意無意地看著鏡頭,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彷彿突然意識到,有人正與他一同參與人生這個偉大的喜劇。出於對他其他電影演出角色的既定印象,我很難去接受Mathieu Kassovitz這個演員,但他的Nino在這裡的確有那份些許樸拙但極度討喜的個性-他的笑容與Tautou是如此搭配!其他演員也同樣有個人特色,我最愛的是演出Amélie父親的Rufus:那種困惑、不知所措以及渴望改變的特質,搭配所有圍繞在他身邊的特立獨行角色,以及Jeunet有些-該怎麼說,痞-的執導,反而更強化了配角的獨一無二。

很奇妙的,在過了這麼久之後,對於這部電影我回憶最深刻的,反而是平靜而無聲的結局。兩人的相遇、擁抱、神聖不可侵犯的,緩慢的吻、以及最後兩人騎著車,沐浴在有著王家衛色澤的日光鏡頭裡,開朗而無視於觀眾地笑著,宛如我們只是不小心撞見了一對熱愛彼此每一部份的情侶,而非兩個要為電影收尾的演員。

到頭來,辨認一部電影是否真的與眾不同,只要回憶在看完的一天、兩天、一週、半年後,電影殘留在自己靈魂裡,還有多少。直到今日,我還記得那個看完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午後:那時我還高中,翹了週末的自習,騎著單車到電影院看這部電影。出來後,我用我使盡全身力量騎著單車,沐浴在星期六的陽光下,興奮到胸口彷彿要炸開,想要對著街道大喊:這世界是多麼美好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